主題:要追求聖潔

12/07 撒母耳記下 第17天

撒母耳記下十四章1~24節

1 洗魯雅的兒子約押,知道王心裏想念押沙龍,
2 就打發人往提哥亞去,從那裏叫了一個聰明的婦人來,對她說:「請你假裝居喪的,穿上孝衣,不要用膏抹身,要裝作為死者許久悲哀的婦人;
3 進去見王,對王如此如此說。」於是約押將當說的話教導了婦人。
4 提哥亞婦人到王面前,伏地叩拜,說:「王啊,求你拯救!」
5 王問她說:「你有甚麼事呢?」回答說:「婢女實在是寡婦,我丈夫死了。
6 我有兩個兒子,一日在田間爭鬥,沒有人解勸,這個就打死那個。
7 現在全家的人都起來攻擊婢女,說:『你將那打死兄弟的交出來,我們好治死他,償他打死兄弟的命,滅絕那承受家業的。』這樣,他們要將我剩下的炭火滅盡,不與我丈夫留名留後在世上。」
8 王對婦人說:「你回家去吧!我必為你下令。」
9 提哥亞婦人又對王說:「我主我王,願這罪歸我和我父家,與王和王的位無干。」
10 王說:「凡難為你的,你就帶他到我這裏來,他必不再攪擾你。」
11 婦人說:「願王記念耶和華-你的神,不許報血仇的人施行滅絕,恐怕他們滅絕我的兒子。」王說:「我指着永生的耶和華起誓:你的兒子連一根頭髮也不致落在地上。」
12 婦人說:「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說一句話。」王說:「你說吧!」
13 婦人說:「王為何也起意要害神的民呢?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來,王的這話就是自證己錯了!
14 我們都是必死的,如同水潑在地上,不能收回。神並不奪取人的性命,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為趕出、回不來的。
15 我來將這話告訴我主我王,是因百姓使我懼怕。婢女想,不如將這話告訴王,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。
16 人要將我和我兒子從神的地業上一同除滅,王必應允救我脫離他的手。
17 婢女又想,我主我王的話必安慰我;因為我主我王能辨別是非,如同神的使者一樣。惟願耶和華-你的神與你同在!」
18 王對婦人說:「我要問你一句話,你一點不要瞞我。」婦人說:「願我主我王說。」
19 王說:「你這些話莫非是約押的主意嗎?」婦人說:「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:王的話正對,不偏左右,是王的僕人約押吩咐我的,這些話是他教導我的。
20 王的僕人約押如此行,為要挽回這事。我主的智慧卻如神使者的智慧,能知世上一切事。」
21 王對約押說:「我應允你這事。你可以去,把那少年人押沙龍帶回來。」
22 約押就面伏於地叩拜,祝謝於王,又說:「王既應允僕人所求的,僕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。」
23 於是約押起身往基述去,將押沙龍帶回耶路撒冷。
24 王說:「使他回自己家裏去,不要見我的面。」押沙龍就回自己家裏去,沒有見王的面。

大衛心裡切切思念押沙龍!不管押沙龍犯了什麼重罪,他仍是大衛的親生兒子,當然會叫作父親的思子心切。可是,礙於律法的緣故,大衛也只能在遙遠的一端思念押沙龍。然而,大衛身旁的約押明白他的心情,便想要為兩方解套。約押從提哥亞找來一位能言善道的婦人,叫她偽裝成寡婦,以一個兄弟相殘造成兩難的虛構故事,告訴大衛應當讓押沙龍回來。

提哥亞婦人所說的故事,帶出了一個兩難的情況:一個是殺人者應當償命的律法要求,另一個則是應當為寡婦留下夫家後代,不可任其除名。這樣的情況,要如何裁定呢?大衛作為國王,有權柄裁決。但是,就算身為國王,他也不該違背律法。提哥亞婦人的一番話或許說得有理:「神並不奪取人的性命,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為趕出、回不來的」(14節)。大衛聽完婦人的話,同時也從另外的角度接受了她的說法,就准許押沙龍回來。

  但是,大衛這樣做之後,卻一再容許根本的問題持續存在──就是「沒有處理罪」!國家發生這樣的大事,大衛沒有認罪;押沙龍謀殺暗嫩,卻只有逃亡,這是知罪而沒有認罪;約押體會主子的心,費心滿足了人間親情的需求,卻也一概不認真處理罪──這一切的過程都將罪輕描淡寫地帶過,容讓產生罪的生命破口繼續存在。

耶和華是有恩典和慈愛的神,也是聖潔和公義的神!在神的心裡,最重要的是──除去罪惡!因此,在慈愛與公義必須同時成全的情況下,父神差派祂的兒子成為我們的贖罪祭,好叫我們靠著主勝過罪惡的挾制。而到了今天,教會也絕不可一昧只講求愛,卻失去紀律,甚至容讓罪繼續存在,說是「彼此包容」!

  我們都需要活出聖潔!因為如果我們失去聖潔,在仇敵面前必站立不住!為著主恩的緣故,我們需要在愛中追求聖潔,彼此用愛心說誠實話,好叫我們之間沒有破口,並能看見神榮耀的同在。

回應

親愛的主,非聖潔沒有人能見祢的面!求主幫助我們不要輕忽罪的嚴重性,在每一個決定中都認真追求聖潔,凡事努力討祢的喜悅。奉主的名求,阿們!

禱讀

彼得前書一章14~15節
14 你們既作順命的兒女,就不要效法從前蒙昧無知的時候那放縱私慾的樣子。
15 那召你們的既是聖潔,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。

QT經文

撒母耳記下十四章1~24節